梦里不知身是客

在很多时刻想起靖王对静妃说,
他在这条艰险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的路上只有一个人
而静妃说 往日回首 会明白有朋友一直在身边
叹了太多气
所有的情绪现在只成了自己的自言自语


为什么老妈的头像里没有我
被遗落的异乡人

战战兢兢如履薄冰
天寒地冻呵气成霜


我自己已经不知道我的哪一个笑容是真的了
如果可以
我愿意一直在梦里。

没有人来爱我吗?